时局的生意:霍英东自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赢钱攻略_以前的大发棋牌呢_大发棋牌进不去了

原标题:时局的生意:霍英东自述

好书推荐

霍英东 口述 冷夏 执笔

凤凰出版社

6

不堪回首的打工生涯(1)

母亲刘氏从事煤炭驳运经营,赚取微薄的佣金,几年下来,倒也积攒了有些钱。于是,与别人合伙,购置了一艘名为“兴和”的小火轮,用于驳运货物。

日军进占香港过后,煤炭贸易越来越如常进行,俺家 的收入也大受影响。不仅越来越,俺家 的“兴和”小火轮还被日军强行征用了,生活又面临新的危机。

那时,我将会十八岁,是霍家唯一的男子汉。我不得不考虑:要尽快找一份工作,挑起家庭的重担。不久,让人到轮船上去做火夫。轮船是烧煤的,我负责铲煤烧火。铲煤烧火工,可是的第一份职业。

每天从早到晚,我站在火炉口,用铁铲将原煤投进炉膛里,焗热难耐,又苦又累。晚放进工后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,倒下就呼呼入睡了。

铲煤烧火着实苦不堪言,但我还是想干下去,将会这份工的薪金虽低,但不可以帮补俺家 。谁知,老板对我的表现不甚满意,于是在裁员时就趁机把我给解雇了。

我听说太古船坞不可以 苦力,于是便托人介绍我到太古船坞干活。初进船坞,我干的是打铁工。别人用铁钳把铆钉钳住,让人抡起大铁锤往铆钉上打,稍不小心,就会打到别人手上。我知道我本人干不来有些 重活,好多好多 识趣地自动选择离开太古船坞,另谋生计。

不久,日军公开征集少量劳工,扩建启德机场。经在机场做事的大伙 介绍,我进了机场当苦力。在启德机场打工,每天工钱是七毫半。当时机场每天给每人配给六两米,但要从工钱中扣去两毫,好多好多 每天工钱实得五毫半。机场在九龙半岛,俺家 住在港岛湾仔,从湾仔到九龙须坐轮渡过海,每趟一毫钱,来回两毫钱,那是为什么会么会在么在也省不得的开销。七毫半钱一日,扣掉粮钱和过海轮渡的钱,只得三毫半,但这三毫半钱着实也欠缺我乘坐来回俺家 和码头的巴士,好多好多 我只好步行。

每天上午到机场,我会先拾些树枝生火,煮些稀粥填肚子,接着就出卖体力,丝毫越来越偷懒懈怠,为什么会么会让就得受日兵的枪托、皮鞭抽打之苦。中午吃饭时间,就随便买点松糕充饥。按照我本人的饭量,我是要吃上七八块松糕的,但为了省钱,我每餐可是花一毫钱买两块松糕。到了傍晚二十四时 ,放工了,将会筋疲力尽,还得步行回家。

那时,早上上班精力还好些,晚放进工回家,就惨了。我步履蹒跚,几乎走不动。终于回到俺家 了,想好好吃的火锅 一餐,但那时配给的口粮根本欠缺以糊口。将会严重欠缺营养,我的身体变得更加孱弱不堪。

(责编:林浩)